妲念夕璨
工作室
妃霜宫缘创作团队
创作者
参与者
Lv.19
黑名单
低清
高清
正常字速
较快字速
超快字速
原版
推荐配音
历史使用记录
我要配音
配音
确定点击
快进
退出全屏
菜单
作品简介
更新日志

一句话版简介:

一枚心机傻女踏入宫阙复仇,命运反转再反转,和四位男主虐甜爱恨、看尽世事、解除心魔,终成为一代女帝的传奇史。

简约版简介:

风起妃霜宫阙深,宁盛缘乱世事纷。

盛世繁华,血仇冤判,我从牢房里逃出来就明白,一旦决定踏入那宫闱,便只能步步为营……错一步即是深渊。在这盘看似盛世富荣,实则腐败诡谲的棋局中,权势和人心谁更胜一筹?原来……是我一直在做无谓之争……浮华满目,我的命,能乱天下亦能定天下?可笑……我从小就不信命,却似乎逃不过命运的掌控……费尽心机、立足后宫、弄权朝堂,却斗不过自己的心魔……这宫径太深,一路走来许多最初的人儿都不在了。而在的人,已然面目全非。暖心的初遇,离心的相处,违心的诀别,知心的重逢……他,我或爱过、或恨过、或怨过、或忧过……最终世人对此……只叹一句造化弄人、世事无常。
惟愿这一场飞霜不曾有,缘起缘落宫阙故人在。

作品亮点:
本作品是“三通道”(剧情通道、养成通道、闯关通道)模式,不是普通的剧情向和养成向喔!每个通道内置“无干扰通道”、“通道观光金手指”等等多种体验模式、多种玩法,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体验!不仅是一款宫斗绕脑关卡作品,还是一款能亲手养成一代女帝和可以轻松看剧情的作品!作品整体剧情基调偏虐,不过也有甜甜的!总之就是甜虐交织型啦~作品背景属于宫廷玄幻型。支线结局较多(不包括死亡、失败结局),自由度较高。主线前10万字免费,凭光说肯定是没有亲自体验来得实际啦【我也懒得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哈哈哈哈哈~】,建议小可爱们先试玩,如果喜欢的话,欢迎入坑喔~爱你们!么么哒!!

冗长千字版简介:

“陛下姑姑,你跟玥儿讲讲你这一生的故事吧。”

(声音软糯,眨巴着一双明眸)

“我这一生……”

(闻见孩童的话一怔,随即语调变得迟疑了一些,像是在回想什么似的)

“算不上是什么美好的故事……玥儿还是想听吗?”

(语气略带惆怅)

“想想想!姑姑乃是一代女帝,虽然史书上有记载姑姑的平生事迹啦,可玥儿想听姑姑亲自说说嘛。”

(扑到那女子怀里)

“好,不过要先说好,玥儿听完可要乖乖睡觉。”

(淡笑,抚摸着孩童小小的脑袋)

“嗯嗯,风昭玥遵旨!”

(调皮地吐了吐舌头)

“这故事……说来可笑可叹……开头如同我儿时在酒楼茶肆里,听的那些话本儿通俗的桥段一般——满门含冤,一朝湮没。我和我的贴身婢女互换身份,逃出监牢……只为还家族一个清白,手刃昏君,却不想是踏入了阴谋与权势的泥潭……也忽略了世事无常……”
……
我这一生,进过牢房、入过冷宫、去过草原、踏过青楼。最初,我一直认为:凡事的泾渭原本就已分明,只待人去揭晓。和算账一样,总归有一个准确的得数。可,待看尽了浮华世事、权势颠倒……我,迷茫了。难道我所坚持的,真的只是一场可笑的作茧自缚?我从小不信神佛,可,儿时遇见的那疯癫道士所说的话,得以应证时……我不禁感到惧怕,但我始终不甘,难道人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吗——

我:【我命由我,无需你来掌控,若你非要逾越,那么,我也会竭尽己力一直不屈!】

(眸光定定地看着佛像)
……
然而,当上天将爱、恨、悔、无助、自责、感激、背叛、绝望……这些情感都陆续放进我一生的旅途中……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。我开始怀疑……是否自己还能像当初说的那般“不屈”?那人于我,到底算什么?而我想要的,究竟是至高无上的权力,还是一段和他两心相许的感情?

一切由你决定,因为在这里我就是你。

自小青梅,与之初恋,那人是令我打开心房的第一人,记得母亲去世后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振作……是他一步步带我走出黑暗,陪我度过儿时最艰难的日子。他性情玩世不恭、浪荡不羁,却也温和细腻、不失沉稳,还有严重的洁癖。我虽然是高门小姐,家族兴旺、人丁众多,但从小倒和他这别国质子的处境很肖似——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当身份不同的我,再与他初遇时……只觉暖心——

我:“九哥哥……是你吗?”

(呢喃,望着在夜幕上不断绽开又消散的朵朵浅蓝色烟火,随即向那走去)

这是我与他幼时的诺言——若如彼此走散找不到了,那就彼此放这浅蓝色的烟花,引对方去找。纵使一时被事情缠住了不能及时去找,看见这烟花也能放心,知晓对方平安。

街道上熙熙攘攘、车水龙马,有各种小贩在叫卖、有数不胜数的酒肆茶楼人来人往、有结伴玩耍的孩童嬉戏打闹……女子拨开人群,在其中穿梭着,直至转过一个拐角——湖边,那人依旧是一身墨绿华服,头上不束任何冠饰。站在那挂满许多灯笼的凉亭外,一手执着一只兔子型的孔明灯,那灯做得惟妙惟肖、煞是可爱。这景象,竟让人有一丝恍惚他比周围所有浮华更加明亮似的。

好像察觉到身后的目光,他转过身,见熟悉的倩影,唇际噙着一如平常的懒散笑意,手执孔明,缓缓向那倩影走去。

他:“喏,把一切烦恼和不开心都跟雪儿倾诉吧,然后让雪儿带走它们。”

(递给面前女子一只灯,语调轻佻却又认真)

我:“九哥哥,我……”

(看着那灯心中动容,想跟那人解释这一个月以来的事,但被那人看穿了心思)

他:“我都知道。(顿了顿)让你放下这一切,当做什么也没发生,过平常日子是不可能的。你这性子我哪能还不知道?你先帮我拿一盏啊,这样拿着很累的。”

(见女子不接灯,抱怨起来)

女子无奈地笑了,只得接过一盏那可爱的孔明灯。正想开口,却听男子又道——

他:“想做什么你就去做吧,我帮你。不论如何,我,陪你。”

男子的声音轻而缓,带着几分以往的漫不经心,好似蒲公英落在水面上一般,在女子的心上荡起层层涟漪。从小到大,一旦她决定了什么,无论好坏对错,他都一直支持着。一直都是。

我:“谢谢。”

(由衷地说了两个字,仿若在这个人面前再多的言语,都成了聒噪和没必要)

女子微微侧身,将那孔明灯拿正在胸前,合上眼似在许愿,但又不是许愿。静默了片刻,她慢慢松手,那可爱的兔子孔明灯随晚风飘升而去……睁眼,见身旁的男子也放飞了孔明灯,就问——

我:“九哥哥,你也有烦心事吗?”

他:“有啊,我方才在默默跟它诉苦呢,说上次小宁答应我一起逛夜市的事儿,只怕又得作罢咯!”

(吊儿郎当又浮夸地感叹道,不等女子反应又接话)

他:“索性……今晚小宁就兑现,如何?我早已打听过了今日你代齐员外王府应酬,回去得晚一些也没事。”

(说话的功夫已经不由分说地拉着女子往热闹的街道上走)

他:“走!买糖人给你吃。”

女子任由那人拉着她西转转、东瞧瞧的,脸上还不自觉浮起了久违的笑容,那笑是发自内心、真实的。和他在一起的时,真的很让人感觉很暖。她固然明白这样恐怕有不妥,但是……她只想珍惜此刻。

男子侧头看到女子脸上的笑容,自己的笑意也变得更深了。

他:【小宁……其实你没必要担负这么多,但如果这是你的选择,我希望……让你的笑容多一点、久一点……】

他方才其实并不是对着孔明灯诉苦,而是这些年和女子一起放灯时,都会瞒着女子做的一件事——许愿。
……
年少互救,彼此“冤家”,那人是我幼时意外所救的男孩,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把我气得不顾大小姐姿态追着他打的人。他这人……似乎天生就有那种“说话气死人”的本事。不过他平常不论处事或待人都着霸道冷冽的帝王气场,而当他一个人时,我竟觉得他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。有时,我会想,如若我与他没有被这么多恩恩怨怨所绊……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吧。然,家族的一百多条人命,硬生生成为了我和他之间永远越不过去的沟渠。入宫数年的朝夕相处……我想于我而言,只是一场离心的逢迎罢了——

我:“其实……臣妾一直有一事想问陛下。”

(未回答,而是自顾自的从座位上起身,走至那人面前姗姗起舞,话语里听不出是何种情绪)

女子舞姿曼妙,每一个动作都给人一种……极其自然之感,流畅而柔美,三千青丝随这景柔台上缕缕晚风飘摇着。身上的一袭绯色凤鸣长裙异常地明艳夺目。但最勾人的是她那张容颜——这张脸似乎处处都生得恰当好处般,说娇俏吧,却总有一股非在人间的清冷;说冷艳吧,眉宇间及一双丹凤中又满是娇媚。嗯……用八个字勉强形容吧:娇而不媚,清而不冷。而本应是娇柔的长袖折腰舞,由她跳却给观赏的人一种坚韧决绝之感,也不知这是不是错觉。

他:“你想问的,是五年前风家的事吧。”

(坐在离那女子只有几尺的地方,清越的声音里此刻多了几分沉重)

现已是日落之时,宽阔的楼阁里眼下只有两人,静静的,倒给人感觉异常孤寂。那些婢女太监们也不晓得是真听座上男子的话退下了,还是各自逃命去了。毕竟现已兵临城下,不知敌军何时会杀进宫来的情况下,什么荣华富贵金银财宝,都没有保住小命要紧。但令人唏嘘的是——皇贵妃执意留京陪伴圣上,即便是抗旨亦坚持。百姓们对此只叹圣上和皇贵妃之间的感情,果然如传言所说那般——情比金坚,伉俪情深。可……是不是真“如此”……两人心中皆明白。

那男子没有像平常一样更衣,仍旧是一身明黄的九爪龙纹朝服、眉目硬朗,丰神俊逸。然而此刻的他好像少了平日里那份霸气、冷冽、令人服从的气场。那双盛满晶莹的琥珀色眸子也犹如失了神采般……这会儿夕阳照在他身上莫名徒增了一种……奇怪的感觉——仿若是一只被人拔了獠牙的老虎,显得无力而颓然。

他:“风家贪墨朝廷拨下的抚恤百姓银钱,与梁王勾结蓄意不轨,证据确凿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(一字一顿)

我:“不,风家是遭人陷害的。臣妾已收集到足够的证据……可陛下为何就是视而不见呢?”

(樱唇轻启,舞步未停,心中的怨恨却已再也掩饰不了,显露于语调里,说到最后还含着几分气恼)

我:【上官璟……为什么?我知你不是那样难杀无辜之人……可究竟为什么,为什么啊……】

语落,大殿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女子不相信凭他的才智会看不出她明里或暗里,出示的证据。但他一直视若无睹……他确实是位仁君,然而,为何偏偏对风家如此……女子想不明白。她现在或许只想要一个答案,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。

他:“……皇贵妃可听过,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这句话。”

(半晌才道,话语带着以往面对文武百官的冷然,只是眼神即便控制得很好,仍有一丝躲闪掠过,敛了敛目)

他这话说得不能再明白了,这就是他给她的答案啊!女子闻言动作一顿,唇际几不可见地扬起一抹笑,仿若是在笑自己这五年以来怎么会这么天真;笑自己直到方才还对那人存着一丝莫名的“侥幸”。而随着这句话,那丝“侥幸”已然消失殆尽了。
一瞬间女子的眸中被黑暗占据,没有一点儿神采,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。她背对着那人,右手伸向左袖里……

我:“那陛下必然也听过,以命抵命这句话吧——”

她蓦地转身,只见一抹银光划空而过,直径刺向那明黄的身影。那人眼眸一闪,却并没有任何动作……一晃眼,那银光已刺进了他的心脏。温热的红色液体喷溅到她精致的妆容、华贵的舞裙、散披着的青丝……这片鲜红在余晖下,更为刺目而鲜明。女子右手握住的那把匕首——柄,是乌黑透亮玄铁所铸;刃,是一块薄薄的、精细雕琢着一些奇异纹路的水晶,呈淡淡的深蓝色,样子颇为奇特。
血红自心口处快速地吞噬着明黄,那人只是闷哼了一声,一双英气硬朗的琥珀色眸子里,没有惊讶、惶恐、诧异或愤怒。平静得如一汪水般,嘴角缓慢渗出一缕乌黑。此刻他好像还微微笑着……里面是安心?

他:“煞璇刃……他果然思虑周全。”

(眸光逐渐从自己胸膛中的匕首移至那女子异样的瞳孔)

他:“霜儿……以后别晚上熬着看书了,省点蜡烛。对了……上次寡人说要送你说的礼物……在夏城……”

那人缓缓垂下头,眉目依旧有那股浑然天成的帝王英气,绒绒的睫毛并不算长,却在金色的照耀下给眼下带出了一片阴影。如同只是睡着了,可女子知道,他再也醒不过来了……
她保持着刺那人的舞姿,一动也不动,但若仔细看去,她握着匕首的右手不停地轻颤着……明明手刃了仇人,她的心里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波澜……眼角却怎么也止不住流出点点晶莹。半晌,“噗”的一声,她喷出一口鲜血,娇躯倏尔倒在这大殿的白玉石地上,粉嫩的樱唇从里向外涌出刺目的猩红,瞳孔也随之恢复如常。看样子是她对那人的感情使控情丹消散了……
几经辗转,当我无意路过夏城时,才知道……原来他骗了我啊……骗我杀了他……骗我恨他……
……
市井勒马,道袂日染,那人是我能为家族昭雪的唯一的机会……他的身世复杂,既是西楚两朝之臣,又是东秦国师的弟子……他和我在西楚有着“大同小异”的血仇。他人冷漠如冰、诡谲阴鸷,仿佛对任何都不在乎……但后来我渐渐感觉,他原本不是这样的……他的赤诚与善良只是从不让别人知道而已。我与他曾以为,彼此之间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。却不想有朝一日,诀别时,会在无奈和自尊地强迫下,对彼此说着违心的话——

我:“云淼……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一句话。”

(沉吟许久,神色冷淡地开了口)

我:“星生位定,命数如此……你我也该如此。”

(不等那人接话便侧眸说道)

空荡荡的夜空上没有了以往的繁星明月,浮现的只有层层云波。它们缓慢翻涌着,预示着即将倾泻而下的雷雨,可它们犹如极不情愿般,颤抖着,迟迟不下。而那玄银道袍男子的心绪此刻似与之相似……却又截然不同。

他:“……我只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(移了两步,离那女子只有咫尺距离,微微蹙眉,嗓音沙哑)

此景,他经历过一次。从“上次”后,他就告诫过自己,再也不要那样恳求,因为不爱终是不爱,任他再如何做都是枉然。可是……他还是想知道她的答案。

他:“从始至终……你我之间只有彼此的利益,对吗?”

(一字一顿,神情乍看下和往常的冷漠没什么两样)

我:“……是,仅此而已。”

我:“子时了,还望天师就此启程,圣意不可违。”

(垂首岔开话题)

他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娘娘所言极是,圣意不可违……本天师就此拜别淑妃娘娘!祝愿娘娘与圣上白首不相离!”

闻言,他忽地笑了,那笑似疯魔般……却只有一片“苦涩”。他转身,机械地一步一步向马车的方向走去,那话末尾的“祝福”,此时听着却像是狠狠地讽刺,也不知那是讽刺着女子还是讽刺着他自己……

他:【情之一字……到底为何物?还是……我从来就不配……】

我:“……我何曾想这般伤你……可是至少现在伤你,能让你逃出生天……酒鬼,以后少喝点。”

直到看不见马车,那女子才放松强撑着的身子,陡然跪坐在地,神情似失了魂般呢喃,说最后一句话时,精致的面容上一丝浅笑划过,伴随着“雨水”。

我:【不知待你归来时,这京城又是怎样光景……那坛剩下的灼醉酿你会再挖出来吗……】

(随后忽地笑了,参杂着自嘲,似是否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)

雨,持续从夜幕倾斜而下,女子在这夜里空无一人的城门口,跌坐在地,眼神空洞地望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,一身华服早已被淋得一片冰冷……也慢慢“放”平在地上了。

其实他刚才真正想问那女子的问题,并未问出口,他怕女子的回答是他意料之中的,而他的自尊不能接受那答案……但或许是出于想让自己死心吧,换了种方式问了,而方才女子的回答亦不出他所料。他经营了这么多年……之所以会功亏一篑,或许……原因并不是棋子背叛了他……而是怪他对一颗把心给了别人的棋子动了情罢了。
……
女扮男装,年少相识,那人是我年少时在广贤堂结交的挚友,我和他志趣相投、谈天说地。他知我、懂我,有时通过我的一个眼神就知道我要做什么,我对他亦是如此了解。他是御史府的穆小公子;是长白琅茂真人的关门弟子;是西楚的第一乐师;是一位极得圣上信任的能才之臣……他性情温文儒雅、谦和有礼,更有为人臣者、为人朋友的顾全大局和重情重义。我知道他这人做什么总是不让别人知晓,总是默默地为做好对方一切,然后装作没事般露出一个和煦的浅笑——连我自己都没想到……知己之间,有一天我竟会把他忘得不留一点儿痕迹,干干净净……几年后,缘分又让我与他重逢,纵使已然陌路,彼此却仍旧知心——

我:“舞渺多谢公子方才解围。”

(面掩纱巾,向着眼前身着玉色仙道华服的年轻男子娉婷一礼)

男子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女子,既是隔着面纱看不清五官,但那双熟悉的丹凤眼他怎能不认识?半年时光的同桌同寝……他怎能不认识?她……还活着,她还活着!!一月前得知风家要被满门被斩时,他快马从长白赶回京城,可惜还是晚了一步……这些日子他活得像行尸走肉般——此刻他极其惊诧,晦暗的淡蓝色眸子里重新燃起了光彩。然而,伴随着这份欣喜而来的还有体内蛊虫所在之处的异样。

他:”……姑娘怎会在这青楼之中?”

(陌生的称呼,声音有些压抑)

我:“哦,我来这临时卖艺换取点钱财。”

(一愣,随即回答,也不知道因何,直觉这人不会害自己或有什么企图)

一旁的婢女听女子这么说不禁蹙眉,徐妈妈交代过的不管什么人问她怎么会在这里,都要她回答她原本就是梦雨楼的姑娘,这一个月来都是这样……怎么到这位公子她就换说法了呢?
男子听了也微微蹙眉,她缺钱?他自然明白直接给她钱她定是不会收的……思忖了一番后——

他:“姑娘既然要谢我,那就陪我对诗吧,如若姑娘对得恰好,我给相应的打赏,如若姑娘对得不好,便欠我一个要求,如何?”

我:“好……”

(点头,踌躇了一会儿,觉得这对那人并不吃亏,也对自己没什么,何况那人刚刚帮自己解了围)

……

来来回回,经过一个下午,女子便得了一堆赏钱。说来也是奇了,每次男子说的诗并不算是太简单,也不是很晦涩的那种,可都有一个“共同点”——几乎她都能对出下一句。她也曾怀疑是不是男子故意让着她的,但每当这个念头冒出时,那人就说一句她对不出的,凑巧得很。况且,那人与她素味平生,好像……也没理由让着她,不是吗?只是……她怎么就感觉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那么熟悉呢,从看见他那刻起这种感觉就挥之不散……该认识的吧……记忆里却偏偏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一丝一毫……

他:“舞渺姑娘应该乏了吧,不如我们今日就到这里。”

(声音温和,那一丝压抑虽然极力隐藏,可还是显得不自然,手端起茶杯掩饰般地抿了一口)

我:;“嗯,那舞渺就先走了,多谢公子的赏钱。”

(闻言微微一怔,而后回话,语气里带着调皮的笑意,起身)

女子不禁被这位“穆公子”弄得疑窦连连,仿佛她心里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一般,就比如现在她该回府了,他就主动说“不如我们今日就到这里”……可又找不到什么端倪,或许真的只是凑巧而已吧……

我:“城西有一家茶铺,里面的茉莉茶很不错,公子……”

(见那人脸色不是很好,以为是茶不合口味,这话便脱口而出,倏忽又发觉什么不对,停下话语)

我:【我怎么会说这些……为什么觉得他会喜欢?】

他:“多谢姑娘好意,在下有时间会使人去买点来品。”

女子不再多言,向包间的门口走去,踏出门的前一步,她还是问出心中的疑惑——

我:“以前我与公子……是否在哪里见过?”

他:“并未……姑娘是不是对我,很熟悉?”

(停顿了一会儿)

他:“或许我与姑娘一见如故吧。”

(面露一个和煦的笑容,如沐春风)

有一种知心,纵然彼此已成陌路,却还是如一条无形的线连接着一般,懂对方的心意;有一种了解,无论多少年过去了,却还能把对方的性子摸得清清楚楚;有一种默契,即便彼此已相忘,再见时却总能配合得熟练有加。而当一切“凑巧”使她忍不住问出口时,他只能也只允许自己用一句“一见如故”来解释……
……
风起妃霜宫阙深,宁盛缘乱世事纷。

公告/福利(入坑需知):
初玩的小主请仔细阅读作品内【通道选择页面】的所有说明!!!有不懂的地方请在评论区留言,或艾特作者询问。作品内所有养成、闯关等玩法,在霜缘币足够的情况下均可跳过。男主特殊剧情和有些作品模式或需霜缘币才能开启,霜缘币可签到获得等等(详细请查看作品内【通道选择页面】里的相关说明)。作品背景及世界观为虚构,有玄幻色彩,是宫廷玄幻风格。作品剧情节奏偏快。
福利1:在作品过审后至成功晋级到L3期间,大礼包只需5朵花!!!包括野花。成功晋级到L3后,则恢复原价56朵花。作品野花上限为4朵。
福利2:至作品完结前,每周榜第一且鲜花数大于等于5朵的小可爱可戳作者指定一次下周快捷通道、番外、周榜问答、封面的传送人,可以问作品中任何一人三个问题(此问答会被收入到周榜问答里,可在作者提供的立绘里自行选择自己的立绘)。若下周榜首仍然是这位小可爱(在没加送鲜花的情况下)只要再送5朵花,即可再获得一次问答机会。若周日晚上11点前,未联系作者则视为自动放弃,过后均不兑换。
福利3:作品完结之前,总榜前三且送鲜花数大于等于600朵的小可爱,可戳作者定制一个自己和作品中任何一人的番外(此番外会被收入到番外合集里,可在作者提供的立绘里自行选择自己的立绘)。若在作品完结之前的一周内总榜前三仍然不变(在没加送或加送鲜花数小于等于50朵的情况下)这三位小可爱只要再送100鲜花即可再定制一个番外。作品完结后不接受定制番外和周榜问答。
福利4:作品内有设转盘、周签到页面!ヾ(o´∀`o)ノ 若转盘抽中客串或问答机会,可带着抽中截图联系作者进行兑换(仅限作品未完结时,作品完结后不接受客串和问答)。可自带立绘。
福利5:作品未完结前大礼包会不时半价喔~

更新计划:
会稳定周更,每周六更新。每次更新字数大约在1000至5000字左右,作品的制作较为复杂,还请谅解。有时候可能因为种种情况会拖更……但绝不会弃坑的!预计50万字左右完结。
作者联系方式:有事在作品评论区艾特我就好,商量定制番外和问答的小可爱可以加我QQ:2582710959。无门槛粉丝群:796071223。

客串名单:
雪霏雨 饰 赢镜

版权信息:
制作/剧本/美工/字素:妲念夕璨。
封面/标题通道(授权&定制):圣诞树啊。绯君。(注:立绘、亮亮、字素属自行添加)
UI/章节图(授权):倌凉。
特效(授权):柔树、叶寒念、幼株。
立绘(授权):风宁:【犀峰阁】冒子。幼时风宁:【六壮士】无一。上官璟:【琉心瑜】易生谷子。阮轩:【十四轩】玉公子。云淼:iu小迷妹。穆清文:【云恒工作室】池云尧。
打光模板(授权):【未命花名】嘤嘤嘤。
表白卡(授权):【染霜华】颜酒、【犀峰阁】沈夏奈。【甜鱼】江楼月。【疏楼曲】✘✘✘。
CG(授权):【储秀云心】六月。ZAIN。
场景(授权):【甜鱼】正版青团子。
其余素材:【可爱多】旧时明月、【染霜华】藏余白、橙光正版素材库。
以上名单如有遗漏,请联系作者加以补充,谢谢!
本作品的剧本、玩法乃作者原创,未经允许,禁止任何的抄袭融梗,侵权必究。
 作品人气 5730
 鲜花 632
 字数 190557
分享 1516
点赞 0
 收藏 621
 发布时间 2019-04-26
 最后更新 2020-06-30
付费内容 解锁共需 5 朵
您已送过 朵花 分享获得 0(上限 0 朵)
赞一个
收藏
鲜花打赏
移动端
扫描下载客户端
制作工具 官方教程
举报
妃霜宫缘
通过鲜花打赏本作品表达自己的喜爱和支持,让作者更有动力去创作哦~
送给作者朵鲜花 , 鼓励作者
你当前可送 0 朵,每朵会为你和作者 +30 积分
注意:如果您的鲜花剩余不足,会扣除彩虹币哦
亲:
只需收藏作品关注作者鲜花打赏作者, 即可获得高清作品体验(切换高清需刷新页面)
妃霜宫缘
请选择举报原因:
请输入补充说明
购买配音包
合计:0
选好了
  • 作品角色
  • 配音演员
  • 完成度
  • 试听
提示
确定消耗 朵鲜花购买配音包“”吗?
提示
账户鲜花不足,无法购买该配音包

已创建“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“配音。

可以开始新的视听体验啦~

马上体验全新配音
自定义配音包名称
配音:
鲜花表白 1 = 1
积分表白 100 = 1
00 00 00 后可表白
橙子表白 2 = 1
表白周榜 最近7日榜统计鲜花礼物、积分礼物和橙子礼物 表白总榜 总榜只统计鲜花礼物
      作品推荐
      领取成功!
      快去个人中心佩戴,ta可以帮你喜欢的作品吸引更多玩家!
      作品简介 更新日志 投票
      一句话版简介:

      一枚心机傻女踏入宫阙复仇,命运反转再反转,和四位男主虐甜爱恨、看尽世事、解除心魔,终成为一代女帝的传奇史。

      简约版简介:

      风起妃霜宫阙深,宁盛缘乱世事纷。

      盛世繁华,血仇冤判,我从牢房里逃出来就明白,一旦决定踏入那宫闱,便只能步步为营……错一步即是深渊。在这盘看似盛世富荣,实则腐败诡谲的棋局中,权势和人心谁更胜一筹?原来……是我一直在做无谓之争……浮华满目,我的命,能乱天下亦能定天下?可笑……我从小就不信命,却似乎逃不过命运的掌控……费尽心机、立足后宫、弄权朝堂,却斗不过自己的心魔……这宫径太深,一路走来许多最初的人儿都不在了。而在的人,已然面目全非。暖心的初遇,离心的相处,违心的诀别,知心的重逢……他,我或爱过、或恨过、或怨过、或忧过……最终世人对此……只叹一句造化弄人、世事无常。
      惟愿这一场飞霜不曾有,缘起缘落宫阙故人在。

      作品亮点:
      本作品是“三通道”(剧情通道、养成通道、闯关通道)模式,不是普通的剧情向和养成向喔!每个通道内置“无干扰通道”、“通道观光金手指”等等多种体验模式、多种玩法,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体验!不仅是一款宫斗绕脑关卡作品,还是一款能亲手养成一代女帝和可以轻松看剧情的作品!作品整体剧情基调偏虐,不过也有甜甜的!总之就是甜虐交织型啦~作品背景属于宫廷玄幻型。支线结局较多(不包括死亡、失败结局),自由度较高。主线前10万字免费,凭光说肯定是没有亲自体验来得实际啦【我也懒得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哈哈哈哈哈~】,建议小可爱们先试玩,如果喜欢的话,欢迎入坑喔~爱你们!么么哒!!

      冗长千字版简介:

      “陛下姑姑,你跟玥儿讲讲你这一生的故事吧。”

      (声音软糯,眨巴着一双明眸)

      “我这一生……”

      (闻见孩童的话一怔,随即语调变得迟疑了一些,像是在回想什么似的)

      “算不上是什么美好的故事……玥儿还是想听吗?”

      (语气略带惆怅)

      “想想想!姑姑乃是一代女帝,虽然史书上有记载姑姑的平生事迹啦,可玥儿想听姑姑亲自说说嘛。”

      (扑到那女子怀里)

      “好,不过要先说好,玥儿听完可要乖乖睡觉。”

      (淡笑,抚摸着孩童小小的脑袋)

      “嗯嗯,风昭玥遵旨!”

      (调皮地吐了吐舌头)

      “这故事……说来可笑可叹……开头如同我儿时在酒楼茶肆里,听的那些话本儿通俗的桥段一般——满门含冤,一朝湮没。我和我的贴身婢女互换身份,逃出监牢……只为还家族一个清白,手刃昏君,却不想是踏入了阴谋与权势的泥潭……也忽略了世事无常……”
      ……
      我这一生,进过牢房、入过冷宫、去过草原、踏过青楼。最初,我一直认为:凡事的泾渭原本就已分明,只待人去揭晓。和算账一样,总归有一个准确的得数。可,待看尽了浮华世事、权势颠倒……我,迷茫了。难道我所坚持的,真的只是一场可笑的作茧自缚?我从小不信神佛,可,儿时遇见的那疯癫道士所说的话,得以应证时……我不禁感到惧怕,但我始终不甘,难道人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吗——

      我:【我命由我,无需你来掌控,若你非要逾越,那么,我也会竭尽己力一直不屈!】

      (眸光定定地看着佛像)
      ……
      然而,当上天将爱、恨、悔、无助、自责、感激、背叛、绝望……这些情感都陆续放进我一生的旅途中……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。我开始怀疑……是否自己还能像当初说的那般“不屈”?那人于我,到底算什么?而我想要的,究竟是至高无上的权力,还是一段和他两心相许的感情?

      一切由你决定,因为在这里我就是你。

      自小青梅,与之初恋,那人是令我打开心房的第一人,记得母亲去世后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振作……是他一步步带我走出黑暗,陪我度过儿时最艰难的日子。他性情玩世不恭、浪荡不羁,却也温和细腻、不失沉稳,还有严重的洁癖。我虽然是高门小姐,家族兴旺、人丁众多,但从小倒和他这别国质子的处境很肖似——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当身份不同的我,再与他初遇时……只觉暖心——

      我:“九哥哥……是你吗?”

      (呢喃,望着在夜幕上不断绽开又消散的朵朵浅蓝色烟火,随即向那走去)

      这是我与他幼时的诺言——若如彼此走散找不到了,那就彼此放这浅蓝色的烟花,引对方去找。纵使一时被事情缠住了不能及时去找,看见这烟花也能放心,知晓对方平安。

      街道上熙熙攘攘、车水龙马,有各种小贩在叫卖、有数不胜数的酒肆茶楼人来人往、有结伴玩耍的孩童嬉戏打闹……女子拨开人群,在其中穿梭着,直至转过一个拐角——湖边,那人依旧是一身墨绿华服,头上不束任何冠饰。站在那挂满许多灯笼的凉亭外,一手执着一只兔子型的孔明灯,那灯做得惟妙惟肖、煞是可爱。这景象,竟让人有一丝恍惚他比周围所有浮华更加明亮似的。

      好像察觉到身后的目光,他转过身,见熟悉的倩影,唇际噙着一如平常的懒散笑意,手执孔明,缓缓向那倩影走去。

      他:“喏,把一切烦恼和不开心都跟雪儿倾诉吧,然后让雪儿带走它们。”

      (递给面前女子一只灯,语调轻佻却又认真)

      我:“九哥哥,我……”

      (看着那灯心中动容,想跟那人解释这一个月以来的事,但被那人看穿了心思)

      他:“我都知道。(顿了顿)让你放下这一切,当做什么也没发生,过平常日子是不可能的。你这性子我哪能还不知道?你先帮我拿一盏啊,这样拿着很累的。”

      (见女子不接灯,抱怨起来)

      女子无奈地笑了,只得接过一盏那可爱的孔明灯。正想开口,却听男子又道——

      他:“想做什么你就去做吧,我帮你。不论如何,我,陪你。”

      男子的声音轻而缓,带着几分以往的漫不经心,好似蒲公英落在水面上一般,在女子的心上荡起层层涟漪。从小到大,一旦她决定了什么,无论好坏对错,他都一直支持着。一直都是。

      我:“谢谢。”

      (由衷地说了两个字,仿若在这个人面前再多的言语,都成了聒噪和没必要)

      女子微微侧身,将那孔明灯拿正在胸前,合上眼似在许愿,但又不是许愿。静默了片刻,她慢慢松手,那可爱的兔子孔明灯随晚风飘升而去……睁眼,见身旁的男子也放飞了孔明灯,就问——

      我:“九哥哥,你也有烦心事吗?”

      他:“有啊,我方才在默默跟它诉苦呢,说上次小宁答应我一起逛夜市的事儿,只怕又得作罢咯!”

      (吊儿郎当又浮夸地感叹道,不等女子反应又接话)

      他:“索性……今晚小宁就兑现,如何?我早已打听过了今日你代齐员外王府应酬,回去得晚一些也没事。”

      (说话的功夫已经不由分说地拉着女子往热闹的街道上走)

      他:“走!买糖人给你吃。”

      女子任由那人拉着她西转转、东瞧瞧的,脸上还不自觉浮起了久违的笑容,那笑是发自内心、真实的。和他在一起的时,真的很让人感觉很暖。她固然明白这样恐怕有不妥,但是……她只想珍惜此刻。

      男子侧头看到女子脸上的笑容,自己的笑意也变得更深了。

      他:【小宁……其实你没必要担负这么多,但如果这是你的选择,我希望……让你的笑容多一点、久一点……】

      他方才其实并不是对着孔明灯诉苦,而是这些年和女子一起放灯时,都会瞒着女子做的一件事——许愿。
      ……
      年少互救,彼此“冤家”,那人是我幼时意外所救的男孩,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把我气得不顾大小姐姿态追着他打的人。他这人……似乎天生就有那种“说话气死人”的本事。不过他平常不论处事或待人都着霸道冷冽的帝王气场,而当他一个人时,我竟觉得他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。有时,我会想,如若我与他没有被这么多恩恩怨怨所绊……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吧。然,家族的一百多条人命,硬生生成为了我和他之间永远越不过去的沟渠。入宫数年的朝夕相处……我想于我而言,只是一场离心的逢迎罢了——

      我:“其实……臣妾一直有一事想问陛下。”

      (未回答,而是自顾自的从座位上起身,走至那人面前姗姗起舞,话语里听不出是何种情绪)

      女子舞姿曼妙,每一个动作都给人一种……极其自然之感,流畅而柔美,三千青丝随这景柔台上缕缕晚风飘摇着。身上的一袭绯色凤鸣长裙异常地明艳夺目。但最勾人的是她那张容颜——这张脸似乎处处都生得恰当好处般,说娇俏吧,却总有一股非在人间的清冷;说冷艳吧,眉宇间及一双丹凤中又满是娇媚。嗯……用八个字勉强形容吧:娇而不媚,清而不冷。而本应是娇柔的长袖折腰舞,由她跳却给观赏的人一种坚韧决绝之感,也不知这是不是错觉。

      他:“你想问的,是五年前风家的事吧。”

      (坐在离那女子只有几尺的地方,清越的声音里此刻多了几分沉重)

      现已是日落之时,宽阔的楼阁里眼下只有两人,静静的,倒给人感觉异常孤寂。那些婢女太监们也不晓得是真听座上男子的话退下了,还是各自逃命去了。毕竟现已兵临城下,不知敌军何时会杀进宫来的情况下,什么荣华富贵金银财宝,都没有保住小命要紧。但令人唏嘘的是——皇贵妃执意留京陪伴圣上,即便是抗旨亦坚持。百姓们对此只叹圣上和皇贵妃之间的感情,果然如传言所说那般——情比金坚,伉俪情深。可……是不是真“如此”……两人心中皆明白。

      那男子没有像平常一样更衣,仍旧是一身明黄的九爪龙纹朝服、眉目硬朗,丰神俊逸。然而此刻的他好像少了平日里那份霸气、冷冽、令人服从的气场。那双盛满晶莹的琥珀色眸子也犹如失了神采般……这会儿夕阳照在他身上莫名徒增了一种……奇怪的感觉——仿若是一只被人拔了獠牙的老虎,显得无力而颓然。

      他:“风家贪墨朝廷拨下的抚恤百姓银钱,与梁王勾结蓄意不轨,证据确凿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      (一字一顿)

      我:“不,风家是遭人陷害的。臣妾已收集到足够的证据……可陛下为何就是视而不见呢?”

      (樱唇轻启,舞步未停,心中的怨恨却已再也掩饰不了,显露于语调里,说到最后还含着几分气恼)

      我:【上官璟……为什么?我知你不是那样难杀无辜之人……可究竟为什么,为什么啊……】

      语落,大殿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女子不相信凭他的才智会看不出她明里或暗里,出示的证据。但他一直视若无睹……他确实是位仁君,然而,为何偏偏对风家如此……女子想不明白。她现在或许只想要一个答案,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。

      他:“……皇贵妃可听过,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,这句话。”

      (半晌才道,话语带着以往面对文武百官的冷然,只是眼神即便控制得很好,仍有一丝躲闪掠过,敛了敛目)

      他这话说得不能再明白了,这就是他给她的答案啊!女子闻言动作一顿,唇际几不可见地扬起一抹笑,仿若是在笑自己这五年以来怎么会这么天真;笑自己直到方才还对那人存着一丝莫名的“侥幸”。而随着这句话,那丝“侥幸”已然消失殆尽了。
      一瞬间女子的眸中被黑暗占据,没有一点儿神采,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。她背对着那人,右手伸向左袖里……

      我:“那陛下必然也听过,以命抵命这句话吧——”

      她蓦地转身,只见一抹银光划空而过,直径刺向那明黄的身影。那人眼眸一闪,却并没有任何动作……一晃眼,那银光已刺进了他的心脏。温热的红色液体喷溅到她精致的妆容、华贵的舞裙、散披着的青丝……这片鲜红在余晖下,更为刺目而鲜明。女子右手握住的那把匕首——柄,是乌黑透亮玄铁所铸;刃,是一块薄薄的、精细雕琢着一些奇异纹路的水晶,呈淡淡的深蓝色,样子颇为奇特。
      血红自心口处快速地吞噬着明黄,那人只是闷哼了一声,一双英气硬朗的琥珀色眸子里,没有惊讶、惶恐、诧异或愤怒。平静得如一汪水般,嘴角缓慢渗出一缕乌黑。此刻他好像还微微笑着……里面是安心?

      他:“煞璇刃……他果然思虑周全。”

      (眸光逐渐从自己胸膛中的匕首移至那女子异样的瞳孔)

      他:“霜儿……以后别晚上熬着看书了,省点蜡烛。对了……上次寡人说要送你说的礼物……在夏城……”

      那人缓缓垂下头,眉目依旧有那股浑然天成的帝王英气,绒绒的睫毛并不算长,却在金色的照耀下给眼下带出了一片阴影。如同只是睡着了,可女子知道,他再也醒不过来了……
      她保持着刺那人的舞姿,一动也不动,但若仔细看去,她握着匕首的右手不停地轻颤着……明明手刃了仇人,她的心里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波澜……眼角却怎么也止不住流出点点晶莹。半晌,“噗”的一声,她喷出一口鲜血,娇躯倏尔倒在这大殿的白玉石地上,粉嫩的樱唇从里向外涌出刺目的猩红,瞳孔也随之恢复如常。看样子是她对那人的感情使控情丹消散了……
      几经辗转,当我无意路过夏城时,才知道……原来他骗了我啊……骗我杀了他……骗我恨他……
      ……
      市井勒马,道袂日染,那人是我能为家族昭雪的唯一的机会……他的身世复杂,既是西楚两朝之臣,又是东秦国师的弟子……他和我在西楚有着“大同小异”的血仇。他人冷漠如冰、诡谲阴鸷,仿佛对任何都不在乎……但后来我渐渐感觉,他原本不是这样的……他的赤诚与善良只是从不让别人知道而已。我与他曾以为,彼此之间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。却不想有朝一日,诀别时,会在无奈和自尊地强迫下,对彼此说着违心的话——

      我:“云淼……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一句话。”

      (沉吟许久,神色冷淡地开了口)

      我:“星生位定,命数如此……你我也该如此。”

      (不等那人接话便侧眸说道)

      空荡荡的夜空上没有了以往的繁星明月,浮现的只有层层云波。它们缓慢翻涌着,预示着即将倾泻而下的雷雨,可它们犹如极不情愿般,颤抖着,迟迟不下。而那玄银道袍男子的心绪此刻似与之相似……却又截然不同。

      他:“……我只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    (移了两步,离那女子只有咫尺距离,微微蹙眉,嗓音沙哑)

      此景,他经历过一次。从“上次”后,他就告诫过自己,再也不要那样恳求,因为不爱终是不爱,任他再如何做都是枉然。可是……他还是想知道她的答案。

      他:“从始至终……你我之间只有彼此的利益,对吗?”

      (一字一顿,神情乍看下和往常的冷漠没什么两样)

      我:“……是,仅此而已。”

      我:“子时了,还望天师就此启程,圣意不可违。”

      (垂首岔开话题)

      他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娘娘所言极是,圣意不可违……本天师就此拜别淑妃娘娘!祝愿娘娘与圣上白首不相离!”

      闻言,他忽地笑了,那笑似疯魔般……却只有一片“苦涩”。他转身,机械地一步一步向马车的方向走去,那话末尾的“祝福”,此时听着却像是狠狠地讽刺,也不知那是讽刺着女子还是讽刺着他自己……

      他:【情之一字……到底为何物?还是……我从来就不配……】

      我:“……我何曾想这般伤你……可是至少现在伤你,能让你逃出生天……酒鬼,以后少喝点。”

      直到看不见马车,那女子才放松强撑着的身子,陡然跪坐在地,神情似失了魂般呢喃,说最后一句话时,精致的面容上一丝浅笑划过,伴随着“雨水”。

      我:【不知待你归来时,这京城又是怎样光景……那坛剩下的灼醉酿你会再挖出来吗……】

      (随后忽地笑了,参杂着自嘲,似是否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)

      雨,持续从夜幕倾斜而下,女子在这夜里空无一人的城门口,跌坐在地,眼神空洞地望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,一身华服早已被淋得一片冰冷……也慢慢“放”平在地上了。

      其实他刚才真正想问那女子的问题,并未问出口,他怕女子的回答是他意料之中的,而他的自尊不能接受那答案……但或许是出于想让自己死心吧,换了种方式问了,而方才女子的回答亦不出他所料。他经营了这么多年……之所以会功亏一篑,或许……原因并不是棋子背叛了他……而是怪他对一颗把心给了别人的棋子动了情罢了。
      ……
      女扮男装,年少相识,那人是我年少时在广贤堂结交的挚友,我和他志趣相投、谈天说地。他知我、懂我,有时通过我的一个眼神就知道我要做什么,我对他亦是如此了解。他是御史府的穆小公子;是长白琅茂真人的关门弟子;是西楚的第一乐师;是一位极得圣上信任的能才之臣……他性情温文儒雅、谦和有礼,更有为人臣者、为人朋友的顾全大局和重情重义。我知道他这人做什么总是不让别人知晓,总是默默地为做好对方一切,然后装作没事般露出一个和煦的浅笑——连我自己都没想到……知己之间,有一天我竟会把他忘得不留一点儿痕迹,干干净净……几年后,缘分又让我与他重逢,纵使已然陌路,彼此却仍旧知心——

      我:“舞渺多谢公子方才解围。”

      (面掩纱巾,向着眼前身着玉色仙道华服的年轻男子娉婷一礼)

      男子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女子,既是隔着面纱看不清五官,但那双熟悉的丹凤眼他怎能不认识?半年时光的同桌同寝……他怎能不认识?她……还活着,她还活着!!一月前得知风家要被满门被斩时,他快马从长白赶回京城,可惜还是晚了一步……这些日子他活得像行尸走肉般——此刻他极其惊诧,晦暗的淡蓝色眸子里重新燃起了光彩。然而,伴随着这份欣喜而来的还有体内蛊虫所在之处的异样。

      他:”……姑娘怎会在这青楼之中?”

      (陌生的称呼,声音有些压抑)

      我:“哦,我来这临时卖艺换取点钱财。”

      (一愣,随即回答,也不知道因何,直觉这人不会害自己或有什么企图)

      一旁的婢女听女子这么说不禁蹙眉,徐妈妈交代过的不管什么人问她怎么会在这里,都要她回答她原本就是梦雨楼的姑娘,这一个月来都是这样……怎么到这位公子她就换说法了呢?
      男子听了也微微蹙眉,她缺钱?他自然明白直接给她钱她定是不会收的……思忖了一番后——

      他:“姑娘既然要谢我,那就陪我对诗吧,如若姑娘对得恰好,我给相应的打赏,如若姑娘对得不好,便欠我一个要求,如何?”

      我:“好……”

      (点头,踌躇了一会儿,觉得这对那人并不吃亏,也对自己没什么,何况那人刚刚帮自己解了围)

      ……

      来来回回,经过一个下午,女子便得了一堆赏钱。说来也是奇了,每次男子说的诗并不算是太简单,也不是很晦涩的那种,可都有一个“共同点”——几乎她都能对出下一句。她也曾怀疑是不是男子故意让着她的,但每当这个念头冒出时,那人就说一句她对不出的,凑巧得很。况且,那人与她素味平生,好像……也没理由让着她,不是吗?只是……她怎么就感觉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那么熟悉呢,从看见他那刻起这种感觉就挥之不散……该认识的吧……记忆里却偏偏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一丝一毫……

      他:“舞渺姑娘应该乏了吧,不如我们今日就到这里。”

      (声音温和,那一丝压抑虽然极力隐藏,可还是显得不自然,手端起茶杯掩饰般地抿了一口)

      我:;“嗯,那舞渺就先走了,多谢公子的赏钱。”

      (闻言微微一怔,而后回话,语气里带着调皮的笑意,起身)

      女子不禁被这位“穆公子”弄得疑窦连连,仿佛她心里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一般,就比如现在她该回府了,他就主动说“不如我们今日就到这里”……可又找不到什么端倪,或许真的只是凑巧而已吧……

      我:“城西有一家茶铺,里面的茉莉茶很不错,公子……”

      (见那人脸色不是很好,以为是茶不合口味,这话便脱口而出,倏忽又发觉什么不对,停下话语)

      我:【我怎么会说这些……为什么觉得他会喜欢?】

      他:“多谢姑娘好意,在下有时间会使人去买点来品。”

      女子不再多言,向包间的门口走去,踏出门的前一步,她还是问出心中的疑惑——

      我:“以前我与公子……是否在哪里见过?”

      他:“并未……姑娘是不是对我,很熟悉?”

      (停顿了一会儿)

      他:“或许我与姑娘一见如故吧。”

      (面露一个和煦的笑容,如沐春风)

      有一种知心,纵然彼此已成陌路,却还是如一条无形的线连接着一般,懂对方的心意;有一种了解,无论多少年过去了,却还能把对方的性子摸得清清楚楚;有一种默契,即便彼此已相忘,再见时却总能配合得熟练有加。而当一切“凑巧”使她忍不住问出口时,他只能也只允许自己用一句“一见如故”来解释……
      ……
      风起妃霜宫阙深,宁盛缘乱世事纷。

      公告/福利(入坑需知):
      初玩的小主请仔细阅读作品内【通道选择页面】的所有说明!!!有不懂的地方请在评论区留言,或艾特作者询问。作品内所有养成、闯关等玩法,在霜缘币足够的情况下均可跳过。男主特殊剧情和有些作品模式或需霜缘币才能开启,霜缘币可签到获得等等(详细请查看作品内【通道选择页面】里的相关说明)。作品背景及世界观为虚构,有玄幻色彩,是宫廷玄幻风格。作品剧情节奏偏快。
      福利1:在作品过审后至成功晋级到L3期间,大礼包只需5朵花!!!包括野花。成功晋级到L3后,则恢复原价56朵花。作品野花上限为4朵。
      福利2:至作品完结前,每周榜第一且鲜花数大于等于5朵的小可爱可戳作者指定一次下周快捷通道、番外、周榜问答、封面的传送人,可以问作品中任何一人三个问题(此问答会被收入到周榜问答里,可在作者提供的立绘里自行选择自己的立绘)。若下周榜首仍然是这位小可爱(在没加送鲜花的情况下)只要再送5朵花,即可再获得一次问答机会。若周日晚上11点前,未联系作者则视为自动放弃,过后均不兑换。
      福利3:作品完结之前,总榜前三且送鲜花数大于等于600朵的小可爱,可戳作者定制一个自己和作品中任何一人的番外(此番外会被收入到番外合集里,可在作者提供的立绘里自行选择自己的立绘)。若在作品完结之前的一周内总榜前三仍然不变(在没加送或加送鲜花数小于等于50朵的情况下)这三位小可爱只要再送100鲜花即可再定制一个番外。作品完结后不接受定制番外和周榜问答。
      福利4:作品内有设转盘、周签到页面!ヾ(o´∀`o)ノ 若转盘抽中客串或问答机会,可带着抽中截图联系作者进行兑换(仅限作品未完结时,作品完结后不接受客串和问答)。可自带立绘。
      福利5:作品未完结前大礼包会不时半价喔~

      更新计划:
      会稳定周更,每周六更新。每次更新字数大约在1000至5000字左右,作品的制作较为复杂,还请谅解。有时候可能因为种种情况会拖更……但绝不会弃坑的!预计50万字左右完结。
      作者联系方式:有事在作品评论区艾特我就好,商量定制番外和问答的小可爱可以加我QQ:2582710959。无门槛粉丝群:796071223。

      客串名单:
      雪霏雨 饰 赢镜

      版权信息:
      制作/剧本/美工/字素:妲念夕璨。
      封面/标题通道(授权&定制):圣诞树啊。绯君。(注:立绘、亮亮、字素属自行添加)
      UI/章节图(授权):倌凉。
      特效(授权):柔树、叶寒念、幼株。
      立绘(授权):风宁:【犀峰阁】冒子。幼时风宁:【六壮士】无一。上官璟:【琉心瑜】易生谷子。阮轩:【十四轩】玉公子。云淼:iu小迷妹。穆清文:【云恒工作室】池云尧。
      打光模板(授权):【未命花名】嘤嘤嘤。
      表白卡(授权):【染霜华】颜酒、【犀峰阁】沈夏奈。【甜鱼】江楼月。【疏楼曲】✘✘✘。
      CG(授权):【储秀云心】六月。ZAIN。
      场景(授权):【甜鱼】正版青团子。
      其余素材:【可爱多】旧时明月、【染霜华】藏余白、橙光正版素材库。
      以上名单如有遗漏,请联系作者加以补充,谢谢!
      本作品的剧本、玩法乃作者原创,未经允许,禁止任何的抄袭融梗,侵权必究。

      还没创建过更新日志

      如果您是作者,登录后可以在此创建更新日志。作品更新动态可以写在这里啦~

      正在加载~
      正在加载~

      作者菌哟,赶快到【作品投票设置】区为此作品设置投票吧!

      全部评论(0) 精品评论(0)
      发表评论 可以用 @ 召唤你的小伙伴哦~ 个字

        举报评论

        请选择举报原因

        ×

        提交

        取消

        您还未进行实名认证。
        请完成实名认证后再发布评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精评分类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鲜花榜 谁来看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榜 周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作品由 妲念夕璨 制作,尚未经过审核,请勿传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品不能赠送鲜花,若作品内存在敏感内容,请及时举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帮您收藏该作品,可通过“我的收藏”查看该作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确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结投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作品正在申请完结,为避免伪完结影响玩家体验,请您根据作品真实情况,做出判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认为《妃霜宫缘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结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结 (请说明原因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/2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 您的判断将影响作品是否能从连载状态变为完结状态,投票后不可更改,请您认真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票成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7日榜 最近7日榜统计鲜花应援和投票应援 总排行榜 总榜统计鲜花应援和投票应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空空如也,快来抢先当第1位